調查動機
  多家大型藥企安徽地區負責人向本報反映,多種耳熟能詳的低價藥和急救藥,如速效救心丸、強心針等將在安徽地區“消失”。因為安徽省今年的招標採購方案划出了“有失公允”的紅線,將188家藥企拒之門外,“株連”了上千種藥品。事情真相究竟如何,《法制日報》記者進行了深入調查
  □本報見習記者範天嬌
  □本報記者廉穎婷
  在未來至少一年半的時間內,安徽省內居民可能在醫院開不到速效救心丸等多種耳熟能詳的低價藥和急救藥了。
  這是因為《2014年安徽省公立醫療機構基本用藥集中招標採購實施方案》對藥企在基層醫院、縣級醫院的藥品配送率划出“紅線”,將不符合要求的企業一律“拒之門外”。記者瞭解到,被屏蔽的藥企約有188家,涉及上千種藥品。
  “一種藥品配送率沒達標,就取消企業投標資質,導致企業其他藥品遭到‘封殺’。這種‘株連式’做法不僅有失公允,還會導致部分藥企失去競爭對手,壟斷藥價。”一家全國知名大型藥企安徽區負責人張華說。
  188家藥企因配送率被拒
  今年5月,安徽省藥招辦牽頭制定的《2014年安徽省公立醫療機構基本用藥集中招標採購實施方案》發佈。該方案對投標人報名條件作出限制,即2013年全年在安徽省基本藥物(含省補充藥品)集中採購中,平均配送到位率低於51%,或在安徽省縣級公立醫院藥品集中採購中,平均配送到位率低於61%的生產企業將被取消投標資格(該企業生產的廉價藥品及國家定點生產藥品品種可參與投標)。這樣一來,因配送率被清退“出局”的藥企約有188家。
  記者採訪得知,很多企業2013年配送率低,是因為忙於新版GMP(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範)認證。“按規定,認證期間企業生產線要全部關停,我們企業一停就是9個月,使得訂單沒有完成。”上海一家大型藥企地區總經理說。
  “配送到位率是入庫金額與採購金額比例,可以看出企業在當地的服務情況。造成配送率低有很多客觀原因,僅用某一年份的數據‘一刀切’有什麼依據,又能說明什麼問題?”張華說。
  獨家急救藥將“消失”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用這句話來形容上海某公司在此次招投標中的遭遇,可謂十分貼切。
  去乙酰毛花苷註射液,俗稱“強心針”,是這家企業的獨家藥品,也是國家戰略儲備藥。企業相關負責人黃進告訴記者,由於這種藥原材料緊缺,供不應求,很多縣級醫院採購不到,就重覆下單,導致配送率常年很低,如去年配送率僅為百分之二點幾,顯然達不到要求。
  但令黃進哭笑不得的是,鑒於“強心針”的重要性,安徽今年對這種藥品進行直接採購。而被其拖“後腿”的企業,並沒有恢復投標資格,牽連了五六十種常規生產藥被拒。這其中,包括用於治療磷中毒的獨家藥——氯解磷定註射液。
  黃進介紹說,這種藥國內只有他們一家生產,沒有替換藥。安徽是農業大省,如果有大面積磷中毒會很麻煩。而這並非沒有先例,其他省份就曾發生有機磷中毒群體事件,最後只能緊急空運該藥品。
  獨家藥被屏蔽,並非只有此公司一家。記者瞭解到,此次被屏蔽的188家藥企中,不乏一批國內大型知名藥企與掌握先進醫葯技術的公司。
  國家低價藥遭“株連”
  速效救心丸,用於氣滯血瘀型冠心病、心絞痛,是老百姓非常熟悉的常用藥。因為價格便宜,被列入國家低價藥目錄。但由於不屬於安徽省廉價藥範疇,企業配送率又沒達標,因此無緣參加投標。
  “速效救心丸屬於急救藥品,持國家保密配方。光這一品種,在安徽一年的銷售額就能達到6000多萬元,配送率也一直很好。”這家生產企業天津某藥廠相關負責人張強告訴記者,但由於企業另一小品種藥品配送率沒達標,使得速效救心丸遭到“株連”。
  按照方案,藥企想要參加投標,必須基本藥物和縣級公立醫院藥品集中採購配送率均達標。而這兩個數據取自於2010年的安徽基層醫院招標和2012年的安徽縣級醫院招標。
  張強解釋說,公司只有一個小品種參與縣級標,全年醫院只買了3萬元,配了不到2萬元,結果不達標,企業被取消資格。
  不少藥企向記者反映,方案首次對全省公立醫療機構基本用藥實施統一招標採購,涉及1118種藥品。而之前的基層標和縣級標範圍不大,一些企業只有一兩種產品中標。不能只因為一兩個品種配送率低就取消企業投標資格,全盤否定企業其他數十種甚至上百種藥品,這是十分不公平的。
  部分藥品無對手競價
  更令人擔心的是,188家企業被“請”出局,會不會讓其他藥企失去競爭對手,獲得自由定價權?
  “這種情況是肯定會出現的。”天津一家藥企負責人告訴記者,某註射液全國只有兩家企業生產,他們就是其中之一。如今,企業因配送率被取消資格後,另一個廠家可以第一報價,獨占市場。
  遇到同樣情況的還有重慶一家藥企。該企業代表認為,這種“獨家”和企業配方保密的獨家藥完全是兩個概念,是招投標規則不合理的結果。
  按照方案,採購周期不少於一年半。但在執行時,標期可能達到三四年。部分大型藥企若不能參加投標,將面臨數千萬元的經濟損失。而對於小型藥企,更是生死攸關。
  “如果藥企在安徽省以往的配送到貨率不合格,可以取消該產品此次招投標資格,而不影響企業其他產品公平競爭。”張華認為,招投標的目的是通過競價讓利於民,但這樣的做法只會讓好的品種消失,造成部分藥品短缺,最終損失會轉嫁到群眾身上。
  衛計委稱文件不得更改
  7月7日,幾十位藥企代表曾到安徽藥品採購中心討要說法,但無果而終。
  “設置配送率門檻、採取‘株連模式’的,全國就只有安徽一家,我們在其他地方都從未碰到過的。而且在上一輪招投標時,一點‘信號’也沒有放出。”一些全國大型藥企安徽地區負責人表示,關於這一方案有何依據,為何只取2013年的配送率數據,配送率標準又是如何測算得出的,他們有滿腹疑問。
  “安徽省藥招辦曾就實施方案徵集意見,我們企業第二天就把申訴書交上去了,之後還跑了好幾趟,但至今都沒有答覆。”江蘇一家藥企相關負責人說。
  記者近日到安徽省衛計委尋求答案時,恰好碰到部分藥企代表在反映問題。面對藥企的質疑,藥政處負責人表示,選取2013年的配送率是因為縣級標是2013年開始執行,這也是最近的一年。該負責人還多次強調,文件已經出台,就不能更改。
  “配送率應該按基藥配送一個標期測算才公平,而且這與執行時間並不衝突。”一些藥企代表認為。
  設投標門檻有無法律依據
  “科學合理、公開透明”,是實施方案的基本原則。但在很多藥企代表看來,設定配送率“門檻”和申訴“石沉大海”的實際情況是與原則相違背的。
  記者註意到,《2014年安徽省公立醫療機構基本用藥集中招標採購實施方案》是以安徽省深化醫葯衛生體制改革領導小組文件形式下發的。“這屬於行政規範類文件,具有政府指導性,但不具備強制性,效力是比較低的。但在實踐中,被管理者又必須得遵守。”中國招投標協會顧問律師劉營說。
  劉營進一步分析說,從方案的具體內容來看,規定企業2013年配送率不達標准將被取消投標資格,這是沒有法律依據的。因為根據招投標法等相關規定,公開招標是面向所有有意向的潛在投標人發出的,所有潛在投標人只要有意向,均可遞交投標文件參加競爭,除非是投標人有違法行為,依法被禁止參與投標,否則,不能隨意剝奪他們參與投標的權利。至於配送率達不達標,最多只能作為廢標的一項條件,而招標項目在設置廢標條件時,不得限制排斥潛在投標人。
  “從具體實踐看,此次因配送率被取消投標資格的企業多達188家,所占比例不低,說明投標的資格門檻設置有限制排斥潛在投標人之嫌。如果有關部門拒不作出合理解釋,建議藥企走行政覆議和訴訟渠道,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劉營建議。
  北京律師谷遼海長期關註政府採購領域,他認為,《2014年安徽省公立醫療機構基本用藥集中招標採購實施方案》對投標人資質限定過多,不利於藥品企業之間的公平競爭。這並不是貨真價實的競爭,如此,價格和質量都具有競爭實力的藥企將有可能被拒之門外。
  他進一步解釋,在藥品招標的過程中,參與的企業越多,競爭才越激烈,藥品價格才會下降,同時,藥品質量和服務才會提高。
  更為重要的是,通過企業之間激烈的競爭,可以防止腐敗、回扣,有利於提高招投標過程的透明度,減少暗箱操作,最終受益的是老百姓。
  “但是,目前我們的招投標體系缺少監督機制和信息公開機制,這方面需要進一步完善。”谷遼海說。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藥企代表均為化名)
  (原標題:安徽基本用藥集中招標採購被指門檻過高)
創作者介紹

bebe

ev18evig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